战略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负载(正常):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八幡町网—日本华人中文社区门户

[闲谈] 日本众院选举投票率为何低迷?

2021-10-29 18:17:53 18844 0

[复制链接]
山山而川 发表于 2021-10-29 18:17:53 |阅读模式

山山而川 楼主

2021-10-29 18:17:53

“你关心众议院选举吗?”

针对这一问题,在日本广播协会(NHK)近日的民调中,仅有29%的受访者回答“非常关心”。而《朝日新闻》同样的设问中,回答“非常关心”与“不太关心”的受访者比例相差无几,为26%和21%。这些调查在上一届仅有53%投票率的众院选举中也曾进行过,日本网站《选举.com》统计称,经过四年,民调结果似乎并未有很大改变。

据日本《京都新闻》10月28日报道,距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仅剩3天时间,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首相菅义伟、前首相安倍晋三均纷纷走上街头演讲拉票。

至于为何如此“兴师动众”,概因日本民众每年面临大大小小的数个选举,其中的投票率却是不尽人意。如今,岸田文雄上台后迎来的首次国政选举在即,政府及活动团体以各种形式强烈呼吁投票,但民众的参与热情能被提高多少?纵观日媒预测,尽管投票率或将小幅提升,但是否能达到60%都是未知。

投票率低这一问题的背后原因,无论是民众对于政治的冷感,还是对于自民党“长盛不衰”之下的几近放弃,都是一个长久且难以解决的课题。

但新冠疫情也为选举增添了一丝变数,面对疫情间遭遇的困境及对改变现状的需求,此次众院选举是否又会有些许改变?

持续多年的低投票率

国际民主和选举援助学会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各国议会选举中,日本的投票率仅排139位,属于低投票率国家。这一问题在意义极其重要的众议院大选中尤为引人关注,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1993年前,众院选举的投票率曾维持在70%左右,在96年第一次滑落至60%后,便经历了持续的低迷。

2012年,日本众院选举的投票率为59.32%,而2014年则以52.66%的投票率刷新了历史最低水平。而上届即2017年的众院选举中,也仅有53.7%的选民参与了投票。

众院选举投票率低的现象反映在各个年龄层,尽管2009年民主党上台时,投票率曾有大幅上升,达到近七成左右,但这之后的下滑趋势却愈发明显。

除20岁至39岁人群的投票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甚至已不足半数之外,对于选举热情较高的年龄组别也是每况愈下。2017年众院选举时,70岁以上人群的投票率已跌至近60%。而对于60~69岁的选民来说,尽管仍保持着72%的超高投票率,但与上世纪90年代将近90%的数据相比,已明显走上了下坡路。

942.jpg

1967年至2017年的投票率统计(依年龄层划分) 来源:产经新闻

“不关心”

选举投票率不断走低的情况确实在各个年龄层中已出现,针对这一问题的成因,《西日本新闻》报道指出,民众对政治的“不关心”是原因之一。

东北大学情报科学研究科准教授河村和德针对这一观点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为民众对生活满足度提高后,对政治的依赖度相对减少。

“在二战后相当一段时间投票率都非常高,这是因为民众有一定的需求。包括建设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国政都是民众关注的焦点。但这种焦点也随着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生活条件的改善等发生了改变。”河村向澎湃新闻指出,在相对有序、稳定的社会背景下,民众对投票的欲望已相对下降。

由此,在日本的社会结构和政治框架在逐渐形成相对稳定的形势中,多数民众的关注点从“公的利益”转向“私的追求”, 民众也会发现个人的愿景已不需通过或是无法通过政治参与去实现,告别了激烈的“斗争”与“革命”。

此外,社会的变迁也是一个主要原因之一。河村指出,随着社会的发展,曾经农耕文化形成的个体之间的紧密维系已变得稀薄,像以前那样民众相约“一起去投票”或是自发举行应援活动的场景也相对罕见。

“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已无法理解为何有必要去参与选举。”河村说道。

“不信任”

“为更加完善我们的社会,更反映我们的意见,需要在我们之间选出一个代表。而选出代表的这一过程,即为选举。”针对选举对于日本的意义,日本总务省的页面中如此介绍道。

此言无疑体现出参与选举、积极投票对于日本社会民生、群众利益的深切影响,但在众院选举中,近50%的投票率,如何反映民众对现任政府的态度,被选择的政党又因切合何种阶层的切身利益,却存有疑惑。

在投票率低的现实下,若是拥有“特定的支持层”,就会离胜利更近一步。在这其中,与其他政党相比,自民党长期执政过程中较为成功地培育和发展了自身的外围组织,保持了相对牢固而广泛的社会支持基础,其中包括财界、农协、中小企业团体及包括“日本医师会”在内的友好团体。

近年来,尽管自民党近年来对选民的吸引力已逐渐下降,与部分团体之间也存在矛盾,但在投票率不断走低的形势下,组织票的影响力仍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值得讨论的是,在吸纳支持的同时,自民党也承受着随之而来的政治压力,并需要通过政策的制定来最大限度的满足支持层利益要求。在这一相互“回报”的过程中,若自民党一直被推举立于“不败之地”,其施政路线是否将只反映部分群体的意志,是否又会导致民众的不信任,也成为课题。

《东京新闻》报道指出,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执政时,曾出现过未能就森友学园地价门、赏樱会等丑闻对国民详细说明的状况,留下“政治私有化”的疑虑。而其继任者菅义伟对于疫情相关政策的说明也不够到位,使多达68.9%的受访者曾在本月共同社的一项民调中表示,希望刚成立的岸田文雄政权能够改变“安倍菅义伟路线”。

“与国民意愿背道而驰的政治持续,国民对于政治的不信任会持续增加,参与选举的意愿也会继续降低,造成负面连锁反应。”报道指出,这种现象会导致政客越来越“在乎”自己的支持层,推动“自民党一强”的体制长期持续。

但这一现象的产生背后或许也有在野党的原因。北海学园大学法学部教授山本健太郎对澎湃新闻表示,在野党的“实力不足”同样也造成了选民选举意愿的低迷。

山本指出,2012年民主党输掉政权后,在野阵营均处于小规模分立状态,在前两次众院选举中都无法做到共同推举单一候选人。此外,由于民主党执政不顺,不少选民对部分在野党也持有“负面印象”,因此,即使选民对执政党心怀不满,却也没有可以“托付一票”的选择。

年轻群体的声音

“民众对政治的越来越不关心可能会导致部分群体通过‘自己的选举’选出‘自己的政治’,这是目前社会面临的最大问题。”河村告诉澎湃新闻,这种现象一直延续,会对未来造成何种影响已引发部分担忧。

这一担忧在众院选举前夕已表现鲜明。作为疫情蔓延以来的首次国政选举,在疫情给生活带来的诸多不便之下,有不少人已意识到政府政策会对日常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以及向政府表达自身需求的重要性。早在自民党总裁选举时,呼吁关注政治、参与投票的活动组织就已不断涌现,希望促进民众对政治抱有更多的关心,改变他们对政治选举的漠然态度。

其中,投票率已在50%以下徘徊数年的年轻人群成为关注的焦点。社会组织“目标投票率75%”在其网页中写道,为发挥民主机能,投票率的提高必不可少。但本身日本的投票率已与他国相比较低,年轻人群的占比更是不甚乐观。

“在少子高龄化问题的持续加剧中,年轻人群、在职人群的想法也需要反映于政治。作为日本未来的主力军,促进此类人群对政治关心度的提高极其重要。”该组织强调。

为解决这一问题,日本政府及活动组织皆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日本总务省在社交网站推出广告,认为提高整体投票率的重点在于呼吁年轻群体,在众院选举拉开帷幕以来,各地区的选举管理委员会也出台政策大力吸引年轻选民的关注。此外,小栗旬、桥本环奈等14名知名日本明星也于此前在社交平台发布自发制作的视频,呼吁年轻人参加众院选举投票。

日本法政大学研究生院教授白鸟浩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指出,年轻人低投票率导致的老年人政策优先,也将进一步削弱年轻人对政治的关注度,陷入“负螺旋”状态。而在疫情导致的经济、民生这类与日常生活紧密联系的话题在近两年间受到持续关注之下,这一“负螺旋”状态是否在众院选举被打破,也值得期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闻发布
:
[email protected]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7745

帖子7792

积分119498

房产
招聘
交友聚会
有车族
家有爱宠
在日留学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