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负载(正常):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八幡町网—日本华人中文社区门户

[闲谈] 日本首位女首相”,能否电影照进现实?

2021-9-29 14:21:22 21911 0

[复制链接]
山山而川 发表于 2021-9-29 14:21:22 |阅读模式

山山而川 楼主

2021-9-29 14:21:22

“脱离旧体制的政治风格”“一改官邸模样。”日本报纸头版和电视台刊发突发新闻,画面中央的干练女性在一众男政客的目光中当选首相。

戏剧化的这一幕出现于上周在日本上映的电影《总理的丈夫》中,女主角相马凛子成为日本史上首位女首相。这部电影吸引的巨大关注似乎也反映了现实中人们的一种期盼。

在今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日本前总务相高市早苗和自民党干事长代行野田圣子加入选战,将日本民众对女首相的期待值大幅拉高。

从百余年前的伊藤博文到现在的菅义伟,日本99任首相全员男性。

“日本第一位女首相,一定已经在这个世界上了”。2007年国际妇女节那一天,《奈良新闻》刊登了一个整版,醒目地写下了这句话。2020年,该报社再次用同样的版面风格刊发了一句话:“日本首位女首相,诶,还没有出生吗。”

457.jpg

《奈良新闻》2020年版面(左)和2007年版面(右)/奈良新闻推特

当前,自民党内部群雄逐鹿,民间期待政治新风的情绪高涨,这种氛围对女性挑战者而言不失为一个好时机。尤其是带着极右色彩的高市早苗,收割了许多保守派选票,又因获得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背书,斩获一部分派阀议员选票,给另两位候选人河野太郎和岸田文雄造成了极大的危机感。

高市和野田作为日本女性政治家的代表,正在向男性主导的政坛发出强有力的宣言,但是拜相之路仍旧荆棘密布。

“一生都在巴结安倍的人”

根据《朝日新闻》9月27日发布的382名国会议员投票动向调查,预计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将获110张议员票,行政改革相河野太郎将获100票,高市早苗获80票,野田圣子只有约20票。

两名女性候选人的议员票相加不及岸田和河野个人,但高市早苗一直在密集参与电视节目和接受媒体采访,强调她想带领日本走出当前困境的决心。

“无论如何都想参选。”她9月1日接受日媒《正论》采访时说,“我想让日本成为安全、强有力的国家。对于5年后、10年后会发生的问题,日本政府目前没有任何着手解决的准备,我对此抱有危机感。”

高市早苗说,她把“对于一国的稳定发展,具备经营国家的理念最为重要”这句日本企业家松下幸之助所说的话写在了笔记本上。此时满腹雄心的高市早苗,与年轻时的青涩模样已截然不同。

在就读神户大学期间,高市文静外表下有一颗热爱重金属音乐的心,在校园乐队中担任鼓手,肆意挥洒青春。当时,她便有志向走上仕途,考入松下政经塾,那里被誉为日本政治及财经界领袖人物的摇篮,毕业后她又前往美国一试身手,短暂担任美国民主党众议院议员的政策研究员。

1992年,她参与参议院选举之前出版了一本名为《30岁生日的那个早上,女人有什么变化》,坦诚地记述了她个人的恋爱故事,彼时的她还是一个充满浪漫幻想的女性形象。

在从政近30年后,高市准备向最高位发起冲击。9月15日,她出版的政策集《成为美丽、强大和成长的国家》在日本全国发售,一周时间卖出3.3万本,登顶亚马逊日区综合排行榜第一,出版社紧急安排重版。飙升的销量完全碾压河野太郎8月出版的《推动日本前进》。

458.jpg

高市的新书

高市早苗在书中介绍了她主张的“早苗经济学”,着眼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和投资政策。她的大部分主张是在继承“安倍经济学”的基础上做出了些许改变,因此也被称为“新安倍经济学”。

高市新书的书名都与安倍此前出版的《美丽国家》相似,不难看出两人的密切关系。她在8月的记者会上表示,此前已多次恳请安倍参选,但屡遭拒绝。“我想既然这样我不如自己参选。安倍本来想做但没时间去实现的事务,我想好好地继承下去。”

在安倍第二次内阁中,高市早苗担任总务大臣长达4年,刷新该职位的最长任职纪录。她与安倍一样,同属自民党保守派系议员组成的“保守团结之会”。近期接受日本右翼杂志采访时,高市早苗再次强调“修宪”的重要性,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声称要把日本自卫队改名“国防军”,尽显保守姿态。

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资深记者伊藤惇夫撰文称“高市是一个一生都在巴结安倍的人”。他认为,高市宣布参选很难说只是一种个人表现,可能由安倍推动。

据《产经新闻》报道,9月7日晚,高市早苗上门拜访安倍,向其寻求支援。安倍回应说:“制胜总裁选举吧。”他认为,高市的政治信条与其非常接近。两人当晚在安倍宅邸就选举形势交换了意见。

此前有媒体分析,安倍本意是推举岸田文雄上台,在候选人林立的情况下示意支持高市,来分散选票,最后再将细田派的选票全部投给岸田。但多名细田派议员表示,安倍支持高市是“认真的”。《西日本新闻》9月26日报道称,为给高市早苗拉选票,安倍近几天在事务所闭门不出,亲自打电话给国会议员,拜托他们支持高市。

虽然有安倍的影响力加持,就个人魅力而言,高市早苗目前为止没有明显优势。她在日本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中表示,理想是成为撒切尔夫人那样的女政治家。她曾在一次研讨会中招待撒切尔夫人,“她(撒切尔)拥有非常强的信念,同时也有女性特有的温柔,我非常喜欢她。”而高市离英国“铁娘子”这一标杆可能还有一些距离。

自民党的一名女性议员对日媒Flash透露,有议员前辈询问她是否能成为高市早苗的推荐人,她表示自己和高市几乎没有说过话,“这是一个我不了解的人”。还有一些年轻女议员也表示,和高市仅为点头之交,她几乎不参加女性议员聚会,在促进“女性活跃”政策方面的态度非常保守。

“我会一直努力到最后都不会放手。”高市早苗9月2日对媒体说,她已基本确定20名推荐人选,为此必须去拜托别人。

日本女性周刊杂志称,高市是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唯一的女性竞争者(野田圣子当时尚未宣布竞选自民党总裁),但在女性群体中的人气却意外的很低,其实她展现出自己浅显的一面或许更好。“第一个女首相诞生的关键可能是‘回归原点’。”

“日本没有塔利班”

“我也想担负起自民党的多样性。”现年61岁的自民党干事长代行野田圣子在最后一刻宣布竞选总裁,因得到该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支持而凑齐了参选所需的20名推荐人。

与高市早苗主打保守路线政策形成鲜明对比,野田圣子利用女性身份标签,将竞选策略瞄准“女性活跃”领域,致力于实现政治领域的男女共同参与推进法、推进可选择的夫妇别姓讨论。

据《日经新闻》报道, 野田在美国接受了捐卵,50岁时生下一个儿子,基于这样的经历,她更加关注女性和育儿相关政策。在今年的例行国会上,野田为《医疗护理儿童支援法》的通过作出了巨大努力,因为她的儿子也是需要医疗护理的儿童。

野田历任邮政相、总务相、众议院预算委员长等要职,从政资历丰厚。过去,她多次有意参选自民党总裁,但始终未能实现参选所需要的20名推荐人,显得颇为不甘,称“被派阀的强大力量左右”。

此次选举的派阀操纵空间相较以往大幅缩水,但野田与其他候选人相比差距略大。竞选期间,她在9月23日的网络节目中被问及谁会当选时,回答说“大概是我之外的人”。这被媒体视为提前发表“败北宣言”。

“日本明明没有塔利班,为什么女性活跃迟迟难以实现,真是不可思议。”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9月10日的记者会上被问到为何女性候选人很难角逐总裁选举时表示,13年来,没有女性能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集齐20名推荐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2008年,小池百合子宣布参选当年的自民党总裁,一直以来,她因其不可预测的政治行为,在政治界被称为“绝代女赌徒”。 回顾她过去15年的政治生涯,创造了许多“第一”,日本第一位女性防卫大臣、自民党第一位女性总务会长,东京都第一位女性知事。在永田町,许多人都认为小池的最终目标是“第一位女首相”。

小池曾说,一直陪伴她左右的爱犬名叫“首酱”(6月离世),来自日语中“首相”的发音,可见其野心。

她擅于见风使舵,但缺乏忠心,曾先后加入日本新党、自由党、自民党等多党,在2016年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力挫自民党,并借余势成立新政党“希望之党”,在次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向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发起冲击,掀起一股“小池旋风”。

在抗击新冠疫情和举办东京奥运会两大舞台上,小池百合子展现出强硬领导力,甚至有盖过菅义伟之势。据时事通信社报道,在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情况下,自民党内一部分人希望与小池百合子展开合作,二阶俊博也一直与她保持密切联系,但一切的前提是她要重回自民党。首相周边人士认为,自民党此前受到小池“投机主义”之害,回归不太现实。

日本女政治家登顶之路

不论是高市早苗、野田圣子还是小池百合子,她们吸引的舆论关注似乎预示着女性政治力量的崛起。疫情下,民意对菅政府领导力的不满,正转化为对“非典型”政治家的期待,这其中也包括政治素人和女政客。

在8月的横滨市长选举中,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院前教授山中竹春作为零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其专业的防疫主张赢得高人气,以超18万张选票的优势击败了菅义伟力挺的前国家公安委员长小此木八郎,当选市长。

在紧随其后的大阪市长选举中,大阪维新会的新人泷泽智子当选,成为大阪市的首位女市长。这位40岁的女政客2019年才当选池田市议会议员,在第一届任期中途辞职参与选举,主打育儿、教育、福利政策获得选民青睐。

尽管如此,日本政坛长期由自民党老牌政客主导。《周刊现代》杂志8月刊文援引一位自民党前阁僚的发言称,“如果真的想成为一名女首相的话,党内的39名女议员应该团结起来。”

全球政坛中女性政治家的比例普遍较低,日本尤甚。据《朝日新闻》报道,目前,日本众议院的女议员比例为9.9%,在全球议会中这一平均比例为25.5%。在日本女性获得参政权、战后首次召开的众议院选举中,女议员比例为8.4%。也就是说,75年来,日本女性的政治参与度基本没有取得进展。

世界经济论坛(WEF)今年3月发布各国“性别差距指数”排名,日本在156个国家中排在第120位。在政治领域,日本排第147位,此次的报告针对日本指出,“女性参与政治的水平仍很低”。

去年秋天,菅义伟上台时,有声音期待女性内阁成员增加,但最后20名阁僚中仅2名女性,成万绿丛中一点红。

就政策来看,日本于2018年施行《政治领域的男女共同参与推进法》,力争实现国会的男女候选人数量平衡,但没有具体规定,也无惩罚措施。2019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女性候选人的比例仅28%,当选者为28人,与立法前情况并无太大差异。

日本国民民主党参议员伊藤孝惠对《赫芬顿邮报》指出,一方面由于日本传统观念,女性承担家务和育儿的责任,很难兼顾议员活动。另一方面,日本国会的职场环境对女性并不友好,充斥“女性政治能力低下”的刻板印象,缺乏平等机会。

“营造一个能让人们维持工作和生活平衡的社会环境,这是我从政的初心之一。”自民党议员国光文乃对《东京新闻》表示,深感女性从政的艰难,希望努力改善政界工作环境,并推广至全社会。

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此次打破重重阻碍,分别以“铁娘子”和“温柔母亲”的形象向首相之位发起冲击,即使结局不尽如人意,或许将成为改变日本女性参政屏障的转折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闻发布
:
[email protected]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7485

帖子7532

积分115615

房产
招聘
交友聚会
有车族
家有爱宠
在日留学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