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负载(正常):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八幡町网—日本华人中文社区门户

[闲谈] 新老对决: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或开启世代更迭序幕

2021-9-29 14:20:22 25721 0

[复制链接]
山山而川 发表于 2021-9-29 14:20:22 |阅读模式

山山而川 楼主

2021-9-29 14:20:22

9月29日,日本自民党将选出新一任党总裁。17日,自民党总裁选举管理委员会正式受理了岸田文雄、河野太郎、高市早苗、野田圣子四位候选人的申请。鉴于长期以来日本国会众议院多数席位为自民党一党所控,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在国会掌握绝对优势,新任自民党总裁也将问鼎首相桂冠,因此,无论是日本国内,还是海外各国的目光均聚焦在四位候选人身上,关注日本政治的新动向。

与之相对,随着首相菅义伟宣布不再参加党总裁选举,这位在一年前还被誉为农民之子“王者逆袭”、上台初期拥有70%支持率的“平民首相”,转瞬便落寞地淡出了众人的视线,退出日本政治舞台的中心。而这场选举也将是一场自民党内部的新老势力对决。

“平民首相”遭“逼宫”无奈弃选

菅义伟7月17日参加日本读卖电视台节目时表示“我的任期是有限的,众议员的任期也同样。在这种情况下,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将进入视野”,考虑谨慎探索总裁选举和解散众院的时机。可以看出,菅义伟参选党总裁的意愿原本是强烈的。

然而,菅义伟身为现任首相最终没有使用解散众议院这一特权,自愿放弃权力,这极为特殊。根据《日本国宪法》规定,首相手握随时解散众议院直接进行大选的独有特权。对于执政党自民党而言,党总裁在任期临近时,先解散国会进行大选,待大选胜利后再进行党总裁选举理论上是可行的,这也是历代自民党总裁利用首相特权维持权力的“王牌”。只有在党总裁违背了自民党整体利益,最后成为党的弃子情况下,才可能出现党总裁的无奈放权。

上世纪70年代三木武夫内阁因对田中角荣涉嫌贪腐的洛克希德案穷追不舍,自民党金权政治丑闻被陆续公之于众,威胁到了自民党整体利益,最终导致三木武夫内阁在没有使用解散众议院的情况下被迫倒台。菅义伟的自愿弃选则是二战后日本政治史上第二位没有使用首相解散众议院这张“王牌”的自民党总裁,足见这次弃选的特殊性。

由于疫情肆虐之下日本长时期处于紧急事态中,变相剥夺了菅义伟提前解散众议院的“大义”。在政府主张国民防疫自肃的同时,为了自身利益使用首相权限立即解散众议院,强行要求国民去集体投票无异于饮鸩止渴的自毁行为。8月22日,菅义伟坚定盟友小此木八郎落选横滨市长无疑是压倒菅内阁的最后一根稻草,横滨作为菅义伟政治起家的地方,盟友在横滨的失败意味着菅义伟尚难自保,何言带领自民党胜选。

如此一来,8月底自民党内部围绕菅义伟的去留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一方面,深耕选区多年,利益盘根错节的党内长老出于维系自身权力考虑,依旧支持菅义伟谋求连任。8月24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二阶派,自民党内派阀名称,下同)、自民党对策委员会委员长森山裕(石原派)明言支持菅义伟。同为党内长老的安倍晋三(细田派)、麻生太郎(麻生派)、竹下亘(竹下派)此刻也没有反对意见。

另一方面,自民党的中坚、年轻国会议员及地方党员却表示强烈不满。根据8月底《每日新闻》与社会调查中心的全国舆论调查显示,菅内阁支持率已经跌落至谷底的26%。8月21—22日,自民党本部保守估计下届选举自民党将失去50至60个议席,预期到菅义伟连任将导致众议院选举议席大为削减,直接触及自民党中青年议员攸关生死的切身利益,中坚精英层终于不再顾及党内长老的意愿,强烈表达出反对菅义伟连任的声音。

菅义伟为了延续内阁不是没有作出努力。8月底至9月初,二阶俊博将要辞去自民党干事长的消息不胫而走,菅义伟随之开始积极谋求通过内阁与党内人事改组满足中坚精英层要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分别用内阁官方长官和自民党干事长要职示好河野太郎与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但面对日益临近的众议院选举,显然中坚精英们都不想跟随菅义伟一同迎接大选,在可以预期的败仗中背负选举不力的责任,纷纷婉拒。

最终9月3日,菅义伟召开记者会公开表示“选举和抗疫都需大量精力,决心专心应对新冠”决意弃选。足见菅义伟并非是为了“专心防疫”而弃选,实际上是在自民党中坚精英“逼宫”下作出的无奈之举。

自民党总裁选举四位候选人的内情

现年64岁的岸田文雄身为自民党传统派阀宏池会(岸田派)的领袖,一直以来都是角逐党总裁的有力人选。自“安倍一强”时代起,岸田便深受安倍认可长期担任外务大臣,安倍也曾经表示过将首相之位“禅让”给岸田。但2020年总裁选举中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关键时刻支持菅义伟,一举改变了其他国会议员的投票流向,致使苦等安倍“禅让”多年的岸田文雄折戟沉沙。

岸田文雄与二阶俊博之间的恩怨,影响了岸田这次选举策略。9月2日,岸田文雄在菅义伟宣布退选之前,便高调提出自民党高层限期改革的主张,将矛头直指二阶俊博。自民党干事长是党内仅次于总裁的二把手,负责掌控党务全局,拥有指挥竞选活动、分配竞选资金、对候选人资格公认的巨大权限,且不像党总裁有任期限制。二阶俊博自2016年8月以来一直把控自民党党务,甚至在今年9月超过了田中角荣保持的纪录,成为“自民党史上在任时间最长干事长”。因此,岸田文雄以党改革名目逼迫二阶俊博放权,充分显示出对决的态势。

同时,岸田文雄表示不会继续追究森友学园、赏樱会等疑案,示好安倍晋三与麻生太郎等其他党内长老,足可见岸田角逐总裁宝座的执念之深,决心之坚定。并且,岸田针对长期以来被人诟病没有明确政策路线的缺陷,此次率先祭出竞选公约,提出防疫“四大支柱”——创立健康危机管理厅、设立国家主导野战医院、实现医疗难民归零及提振经济的数十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新预算。可以说,岸田文雄参选是实现首相夙愿的“复仇之战”。

现年60岁的高市早苗是自民党内最为顽固的保守派议员,日本最大的右翼团体“日本会议”的支持者,坚定拥护安倍晋三修宪。高市现在虽是无派阀议员,但实际上与安倍晋三所属的清和政策研究会(细田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高市从政以来,罔顾事实将日本侵华诡辩为“自卫战争”,否认慰安妇问题,并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并支持自卫队海外派兵,甚至曾赞许纳粹德国的法西斯主义,无疑是极端右翼。

高市参选绝非是日媒鼓吹的所谓“史上首位女首相”的政治进步,而是以“日本会议”为代表的极端右翼拥立的代言人,一位能够延续修宪路线、方便安倍晋三操控政局甚至为安倍再次复出铺垫的过渡性人物。

现年61岁身为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的野田圣子,虽然在9月3日菅义伟宣布弃选当天下午就对外界表达了参加党总裁选举的意向。饶有趣味的是,野田圣子在此后两周里一直为确保20名必要的推荐人而奔走,最终在二阶俊博的支持下才在9月16日实现递交竞选的申请。野田圣子参选与其说是竞争总裁,不如说是党内长老们利用其女性政治家身份分散地方票,防止在第一轮投票出现单一过半数胜选者而设置的保险。

2021年党总裁选举相较于去年选举最大的变化是河野太郎参选与石破茂弃选并支持河野。现年58岁的河野太郎不仅是唯一的“50后”,且出身显赫。河野家族四代从政,河野太郎本人更是历任安倍晋三内阁与菅义伟内阁要职。犀利的言论与实干作风,使其在中坚和年轻议员以及日本国民中颇具人气。据9月17日时事通信社最新统计,河野太郎以31.6%的支持率拔得头筹。然而,这一作为“选举的门面”、可以让自民党面目一新的实力人物参选的历程并不顺利。

实际上早在2020年总裁选中隶属麻生派的河野太郎就曾有意参选,但最终未敢忤逆麻生太郎支持菅义伟的方针而弃选。2021党总裁选举伊始,河野太郎虽然在9月3日当天即对外界表示要出马参选,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派阀领袖麻生太郎的应允。其后一周,麻生派内部分裂成支持本派阀的河野太郎和支持岸田文雄的两大阵营。直至9月9日在河野太郎与麻生太郎几经磋商之后,河野才获得麻生的支持参选。影响麻生前后态度变化的重要转折无疑是石破茂的言论。

9月7日,在中坚党员和地方党员中具有巨大影响力的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对外透露考虑不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转而支持河野太郎的言论。这一重磅炸弹无疑打乱了党内长老们的如意算盘。

石破茂曾连续4度冲击自民党总裁选举,虽均以失败告终,但绝不意味着石破茂无能,问题在于自民党总裁选举第一轮投票由国会议员和地方党员共同参与,单人很难获得过半数选票,因此在国会议员票占据主导的第二轮投票中,能够操控国会议员投票流向的派阀支持是胜选关键。以石破茂为代表的改革派作为安倍晋三的宿敌,主张追究森友学园、赏樱会等疑案,触及了党内长老的私利。石破长期以来在党内长老派阀领袖的联合压制下含恨败选,正说明派阀政治与党内长老支配是阻挡自民党自我革新的根本病灶。

这次石破茂主动联合中坚精英代表人物河野太郎立志携手推行改革的举动,可以说是以退为进,尝试实现自民党内中坚精英与地方势力的横向联合,改变党内“派阀力学”的新战略。麻生太郎支持河野的态度转变也侧面说明了中坚精英的意见已经不能忽视。

总裁选举新规或开启自民党政治世代更迭序幕

2021年总裁选举的新规也显示出自民党内部力量变化的新态势。

首先,不再采用2020年疫情时期的紧急情况投票规则。2020年选举规则的缺点是,具有投票权的只有自民党国会议员的394票与全国47个地方支部联合会的141票,自民党的全国党员没有投票权,特定候选人在党内长老们的合意下通过主要派阀的联合便能锁定胜局。

有鉴于此,9月29日举行的总裁选举将采用新规则——自民党国会议员每人一票共382票,各地普通党员、党友(不受党章约束的党外支持者)投票按比例折算成382票,总共764票,得票过半的候选人即可当选。如无人单独获得过半选票,则得票前两位的候选人进行第二轮投票,国会议员382票,47个都道府县代表47票,得票多者当选。

虽然进入第二轮选举国会议员的投票将具有决定性权重,但是第一轮选举中全国党员、党友票权重占据半壁江山,极大地削减了党内长老对于选举的操控,候选人能否有效统合自民党中坚精英、地方党员及党友的支持则成为在第一轮保持优势甚至直接锁定胜局的关键。足可见党内长老们虽然死守第二轮投票中派阀组织的优势,但也必须遵从国民与全国党员的呼声改革第一轮投票规则。这次改革极有可能给予中坚精英机遇,就此开启自民党政治世代更迭的序幕。

截至9月19日,河野太郎已经获得了小泉进次郎为代表的中坚精英力量、石破茂为代表的大多数地方党员力量,以及菅义伟代表的无党派力量的多方支持,第一轮投票的优势地位十分明显。有鉴于此,作为安倍晋三与二阶俊博代言人的高市早苗与野田圣子能否积极发挥分散地方票的作用,阻击河野太郎单独获得半数至关重要。

一旦进入到第二轮投票,河野太郎与岸田文雄之间的对决将直接关系到日本政治今后的走向,岸田文雄若能获得大部分派阀的支持胜出,今后日本政治仍将在一定程度上延续党内长老支配的现有权力格局,河野太郎胜出则意味着中坚精英力量彻底崛起,掀起自民党政治的世代更迭的序幕。究竟鹿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闻发布
:
[email protected]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7464

帖子7511

积分115310

房产
招聘
交友聚会
有车族
家有爱宠
在日留学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