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负载(正常):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八幡町网—日本华人中文社区门户

[见闻] 日本派阀政治衰而不死,自民党总裁选举走入迷局

2021-9-20 14:28:01 8355 0

[复制链接]
山山而川 发表于 2021-9-20 14:28:01 |阅读模式

山山而川 楼主

2021-9-20 14:28:01

227.JPG

9月17日,在日本东京,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候选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从左至右)在竞选演讲之后的记者会上合影。 新华社 图

长久以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堪比党内派阀大战,派阀运作成为左右首相人选的传统“暗箱操作”。选后,派阀的势力版图也将因其选择而发生改变。

不到两周后的9月29日,自民党总裁选举就将拉开大幕,然而,眼下步调不一的派阀乱斗却制造了一场选前迷雾。

日本首相菅义伟弃选后,他背后的两大靠山——前首相安倍晋三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不得不改换阵营,他们势力所及的“细田派”和“二阶派”虽然是人数较多的两个派阀,但至今仍举棋不定。

在此情形下,两名女性总裁候选人趁乱入局:日本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赢得了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却未笼络住细田派的全部选票;无派阀的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最后时刻仓促出马,也前途未卜。

至于去年铩羽而归的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尽管他这一次依旧牢牢锁住了自己领导的岸田派票仓,但无明显领先优势。民调中遥遥领先的日本行政改革相河野太郎,作为党内第二大派阀“麻生派”的成员,却未能争取到该派阀领导人麻生太郎的背书,这意味着麻生派的选票将被分流。

当下自民党总裁选举呈现四强对决态势,七个派阀内部难以众口如一。过去,在派阀政治根生蒂固的自民党,国会议员通常会按照派阀内部决定统一投票支持一名候选人。今年,一些中坚和年轻议员觉醒,呼吁自主投票,希望一改派阀旧习。

善于洞察派阀意向来预测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的日本媒体,此时也陷入苦思。派阀内部同心协力、对外横纵联合的“暗箱”机能,这一回失灵了吗?

派阀幕后的操盘手

“我相信日本可以在后新冠时代重新起航,再次前进。让我们一起挥拳,尽力而为。”岸田文雄在高台上左手叉腰,右手握拳卖力向上挥舞,身旁十多名岸田派骨干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士气高涨。

7月8日,菅义伟宣布东京将在4天后进入紧急状态。当晚,岸田派趁着防疫措施收紧前夕,在东京一家高级酒店会堂举行了1300人规模的政治资金派对,备战众议院选举。出席人员除派阀成员外,还有众多政界相关人士。同日,石破茂率领的石破派也在另一家酒店举行派阀派对。

每逢众议院选举前夕,各派阀都会在东京的顶级酒店包下会场,巨大的讲台和横幅是标配,通常还有豪华料理或自助餐供人享用。派对上,政坛大佬慷慨演讲、热情万丈。值得注意的是,出席人员需上缴派对入场金,其中一部分就作为该派阀的选举资金。

自民党内有一个世代延续的原则:派阀为成员提供资源,包括活动资金和职位,并帮助议员在选举中提高认可度;作为等价交换,成员要听从派阀内部决定,尤其是在总裁选举中采取统一行动。

然而,这一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没有一位深孚众望的候选人,派阀内人心叵测,裂痕凸显。

目前自民党内有七个派阀,按照人数规模依次为细田派(96人)、麻生派(53人)、竹下派(52人)、二阶派(47人)、岸田派(46人)、石破派(17人)、石源派(10人)。

9月9日,最大派阀细田派在自民党本部召开集体会议,70多名议员在一排排长桌两侧相对而坐,黑色西装与白色桌布形成的双色调营造了紧张的气氛。

“不能让安倍蒙羞,需要大家一起支持(高市早苗)。”

“为什么必须要支持脱离派阀的高市早苗?”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细田派会议上16名议员相继发言,支持和反对高市早苗的意见都有,针锋相对。争论的焦点之所以汇集在这名女性候选人身上,是因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已表明支持高市早苗,而后者早已脱离细田派成为无派阀人士。

被媒体称为“造王者”的安倍,虽然不是细田派的领导人,但对这个最大派阀的决策起到关键作用,因为他一手将众议院议员细田博之推上派阀会长之位,所以很多人在背后称“细田派”为“安倍派”。

原本与岸田文雄关系亲密的安倍此番选择支持高市早苗,令外界感到些许意外。尽管两人共有保守的政治信条,且高市对安倍极其忠诚,但从经验和人气来看,高市的个人竞争力相比另两名男性候选人没有明显优势。

一名不愿具名的日本自民党前议员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岸田文雄曾在电视节目中声称将再次调查“森友学园”丑闻,触怒安倍,导致两人关系恶化。而河野太郎主张党内世代更替,一旦上台,像安倍和麻生太郎这样的老牌政治人物可能会被弃用。由此,高市成为不二选择,而且她是候选人中唯一一个政治光谱极右的人物,若当选自民党总裁,安倍将继续对新政府保有较强的影响力。

在细田派诸多资深议员看来,安倍此番力挺高市,更多的是出于个人利益。而从众议院选举考虑,许多人更倾向于“押注”在党内和内阁都有过任职经验的岸田文雄。“支持岸田是派阀内的大势。”细田派的一名骨干对朝日电视台说,“这一次无法统一意见。”

麻生派也陷入了与细田派类似的尴尬境地。虽然河野太郎作为麻生派成员,理应获得该派阀一拥而上的支持,但派阀会长麻生太郎沉默了。

一年前,麻生曾劝退跃跃欲试的河野太郎,今年后者却卷土重来,势不可挡。两人连续多日一对一交谈后,河野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麻生太郎被记者问及个人想法时说,“(河野)既然要干就好好干。”却始终没有表明自己要把选票投给河野。

鉴于麻生太郎犹豫不决,因而河野另寻出路,将橄榄枝抛向了自民党内颇具声望的前干事长石破茂,13日两人会面。2天后,石破茂便宣布放弃参选,并表示支持河野太郎。他还在记者会上强调,会坚持重新调查森友学园丑闻,矛头直指安倍。

“当石破茂坚定地站到河野太郎身后,这也意味着安倍和麻生将把河野完全放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日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对澎湃新闻表示,众所周知,石破和安倍一直是死对头,安倍必将阻止石破得势。麻生也对石破心存芥蒂,若河野上台,石破可能出任干事长或其他重要职位,麻生将被迫靠边站。

多家日媒从自民党人士处了解到,麻生太郎将支持岸田文雄,该派阀的一部分资深议员随之站边,由此麻生派的选票将分流至岸田和河野两人。

一向自信满满的河野没有赢得自己所属派阀的全力支持,对此他在朝日电视台15日播出的节目中揽下责任说:“是我的不好。”“有人说不认同我的政策。”

河野此前一直坚持“去核电”和“支持女系天皇”,这与保守派的主张背道而驰。因此他在10日宣布参选的记者会上有意淡化了两个议题,并明确表示不会重新调查森友学园丑闻,以寻求安倍等资深政客的认同。

由于呼吁自主投票的声音存在,强制投票或导致派阀崩盘,故细田派和麻生派均选取折中方案,将投票方向指向两名候选人,但均显示出牵制河野的态势。

“茶杯里的风暴”

自民党七个派阀之间暗流涌动,其中一股“新鲜血液”喷涌而出,欲击碎派阀的暗箱。

“总裁选举投票不能全部遵从派阀意见,而应该创造条件,让每一名党员、议员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投票。”9月14日,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收到一份建立“党风一新之会”的申请书,负责递交的是细田派议员福田达夫,54岁的他意气风发,其父亲和祖父分别是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和福田鸠夫。

对此,82岁高龄的二阶俊博回应称:“自民党就是年轻人开展新事业的党,放手去干吧!”

据《朝日新闻》报道,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夕,党内 90名少壮派议员集结组建了“党风一新之会”,力争打破派阀政治的传统。所有成员当选众议员的次数不多于3次,也就是说均在安倍任内的三次选举中踏入众议院,因此也被称为“安倍的孩子们”。

自2012年安倍第二次内阁以来,自民党拥有压倒性优势,年轻议员在众议院中顺风而上,几乎没有太大的竞争压力,而今年他们将遭遇前所未有的逆风选战,促使他们有强烈的自主投票想法,选出他们心中的强势领袖,目标便是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胜。

福田达夫作为“党风一新之会”的发起人备受瞩目,他在电视节目中强调:“不希望选举一开始就全部交由派阀决定,成为提前就可知晓胜负的比赛。”有自民党干部对日媒透露,福田达夫的能力不在小泉进次郎之下。这位被寄予厚望的政治新星似乎在重演他祖父的政治剧目。

上世纪60年代,日本时任首相池田勇人执政时,福田鸠夫在自民党内发起“党风刷新联盟”,以日本前首相岸信介为靠山,反对池田的政策,要求进行党内改革。如今,福田达夫的行动如出一辙。

《日本经济新闻》分析指出,“党风一新之会”的出现可能预示着自民党内老一代议员和年轻一代议员出现代沟。对此,日本立命馆大学政策科学研究科教授上久保诚人持不同意见,他对澎湃新闻表示,年轻议员的一切考虑都基于自身在众议院选举中的利益,不会有超出这一目标的企图。“说到底,政策仍然是4名候选人的主张,而非这些年轻人的主张。”

“以往,自民党中有青年代表参选总裁,即使败选也有望成为下一届领导人(注:小泉纯一郎曾于1990年代两度参选遭遇失败,2001年首次当选首相),但现在没有这样的年轻人。” 上久保诚人认为,即使是菅义伟内阁中最年轻的阁僚——环境相小泉进次郎,以目前的实力也完全不可能参选。

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执政期间,曾犀利批评自民党是“有派阀无政党”,强烈要求打破派阀政治的弊端,得到党内许多议员的支持。小泉进次郎继承了父亲的“剧场政治”,同时也继续打出“改革”牌。

据时事通信社报道,小泉进次郎、石破茂和河野太郎组成了“小石河”联盟,以改革派自居,与过去的 “陈腐自民党”划清界限,剑指安倍。小泉进次郎在14日的记者会上说,“党风一新,谁可以做到这一点,河野太郎是最佳选择。”

小泉进次郎作为同龄议员的标杆,他的选择对于“安倍的孩子们”具有一定号召力,且河野太郎主张“改革”,与年轻一代议员的诉求一致。拥有90名成员的“党风一新之会”从人数上看,其势力与现有96名成员的细田派比肩,看似声势浩大。

“这就像茶杯里的风暴一般。”中野晃一认为年轻议员发起的革新力量趋向于形式主义,党内很难形成世代间的对立,最终可能沦为一场政治作秀。而这样的作秀反而有益于自民党整体利益,会让外界产生一种年轻议员竭尽所能改善党风的印象,从而让人们期待自民党的新生代。

选战瞬息万变

9月17日,自民党总裁选举发布候选人公告,河野太郎、岸田文雄、高市早苗、野田圣子正式展开选战,2名女性竞选该党总裁尚属首次。

《东京新闻》报道称,消息人士透露,无派阀所属的野田可以凑齐参选所需的20名推荐人,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党内呼吁“自主投票”的风气。此前野田曾寻求参加2020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但因难获派阀支持而丧失参选资格。

显然,在派阀不再强制要求支持单一人选时,选举环境有利于更多挑战者加入,选情也变得更加复杂。共同社报道称,自民党内多数意见认为,由于野田的加入,选票进一步分流,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直接获胜的可能性变小,这为各阵营和派阀的博弈留下了空间。

自民党总裁选举的第一轮投票包括383张国会议员票和383张全国党员、党友票。倘若得票最多者获得的有效票数未及半数,则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由383张议员票和各都道府县的47张票组成,由此可见,议员票的权重在第二轮中明显上升。

中野晃一认为,野田圣子参选后,河野太郎想在首轮投票中获胜的难度加大,若投票进入第二轮,可能会形成岸田与河野对决的局面,目前来看很难判断谁的赢面更大。

根据时事通信社获取的候选人的20名推荐人名单,河野和岸田的推荐人几乎平均分布于各个派阀,而高市主要依仗细田派支持,野田赢得了二阶派的多人支持。

4名候选人9月17日在竞选活动中都声称,胜选后不会按照派阀的支持来“论功行赏”。野田圣子还特意强调,她没有接受派阀的支援,若胜选将自由进行人事安排。

回顾过往自民党总裁选举后的人事变动,派阀平衡和“论功行赏”的意味颇浓。去年菅义伟上台,“党四役”(自民党干事长、总务会长、政调会长、选举对策委员长)及国会对策委员长五个主要党职,分别由总裁选战期间支持菅义伟的五大派阀中的各一人担任。

从派阀的角度来看,过早选定支持单一候选人将面临较大风险。上久保诚人指出,派阀假使“押注”候选人失误,选后可能在职务任免和资金支持方面遭受冷遇。虽然目前选情复杂,但在选战末期,4名候选人的胜负局面变得更加清晰之后,仍然可能出现多个派阀压倒性地支持一名候选人的情况。

不过,自民党总裁选举采取不记名投票,即使派阀内部统一意见,也会出现“背叛者”。例如在199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当时的“三冢派”(现“细田派”)一致决定投票给小泉纯一郎,但小泉最终的得票数却少于三冢派的人数,因而败选。

为了防止派阀成员倒戈,许多议员会观察其他人在投票纸上手写姓名的动作。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有传言称,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与石破茂势均力敌,细田派一致对外尤为重要,因此有人在投票现场观察议员写选票的动作,如果写安倍晋三的名字,最后写“三”字时手臂会横向移动三次。虽难以掌握决定性的证据,但派阀希望此类“手段”可对成员起到约束作用。

种种迹象可见,日本当今的政治土壤与昭和年代的金权政治已不可同日而语。日本选举制度在经历改革后,自民党各派功能逐渐弱化。不过,在历史传统和既得利益的影响下,派阀政治衰而不死,第100任日本首相的诞生恐难完全摆脱派阀之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闻发布
:
[email protected]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7485

帖子7532

积分115615

房产
招聘
交友聚会
有车族
家有爱宠
在日留学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