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站负载(正常):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八幡町网—日本华人中文社区门户

[闲谈] 细解中日美酸奶发展史:百年坎坷路,日本酸奶何以领军...

2020-11-12 14:08:19 11960 0

[复制链接]
山山而川 发表于 2020-11-12 14:08:19 |阅读模式

山山而川 楼主

2020-11-12 14:08:19

160508408889671700_a700xH.jpg
一周前,Foodaily在《美国酸奶弄潮四十年,造就了多少商业传奇》一文中,从产业发展历史的角度,对美国酸奶行业进行了全景式的观察和剖析。今天,我们将视线转向近邻日本。
与欧美国家相比,日本酸奶产业发展的经验对于中国乳品行业有着更强的借鉴意义。在一般人的眼里,日本酸奶最令人瞠目的就是其功能诉求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
从森永芦荟美容酸奶,到明治的PA-3防痛风酸奶,再到雪印的减少内脏脂肪酸奶,酸奶新品总能抓住国民健康的痛点,成为功能食品日常化的典范。此外,精致口感、本地食材、季节限定,以及将洋风与和风完美融合,都体现出日本酸奶企业的独到思路与创新水准。
本文回顾日本酸奶产业自上世纪初至今百余年的发展历程,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日本社会所经历的萌芽——重建——腾飞——自信——低迷的坎坷道路,三大巨头为代表的乳品企业如何适应社会发展,如何将外来食品逐渐本土化,让日本酸奶的消费水平和创新水平雄踞亚洲。
日本同行身上具有的市场洞察力、孜孜不倦的科学研究,对产品细节的打磨,这些特质是日本得以成为酸奶发达国家的基础,也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本文看点:
1、日本凭什么成为酸奶发达国家?
2、发酵乳如何征服日本国民?
3、三大乳业巨头在漫长发展中如何相爱相杀,共生共荣?
4、益生菌株研究哪家强?功能型酸奶谁最火?
5、希腊型、零脂肪,欧美酸奶风潮在日本刮得起来吗?
6、和、洋碰撞,给酸奶产业带去了什么?
160508408925417000_a700xH.jpg
日本是酸奶大国吗?
之所以选择日本作为本系列文章的第二站,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东方近邻跟我们有很多相似点,还因为日本酸奶产业确实强大,称其为“酸奶发达国家”并不为过。日本的酸奶市场从绝对值看,算不上领军者,但下面三点,让人刮目相看:
人均酸奶消费量高;
酸奶在液态乳中的占比高;
市场渗透率高。
首先看人均量。2018年,日本的人均酸奶消费量雄踞亚洲之首,达到9.8公斤/人 年。即便放在全球范围,也属于中上水平。从年均增速看,日本高于主要的发达市场,但低于新兴市场,处于两类市场的结合地带。
160508408966437300_a700xH.jpg
2018年全球主要国家酸奶市场对比。图片来源:Mintel
其次,酸奶在整个液态乳制品市场中的占比,反映出产业发展的倾向性与居民消费偏好。日本与英国、美国和中国大陆相比,酸奶的占比明显高出一截。
160508408999995100_a700xH.jpg
数据来源:中国食品代理网
最后,日本酸奶伴随着形态丰富、延伸力极强的零售终端,遍布城市乡村、大街小巷。特别是三大连锁零售巨头罗森、全家和7-11的快速扩张,酸奶成为日本人随手可得的常规食品。
除了这三点外,产品品类繁多也是日本酸奶的亮眼之处。在原料、风味、功能诉求上都表现出超强的推新能力。
接下来,我们就逆时光而行,看看日本酸奶在过去的100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20世纪初-1956:酸奶萌芽与洋食初开
奈良时代(大致平行于中国的唐代),日本就已经出现了酸奶的雏形。当时的乳制品被视为珍品,只有皇室与贵族才有资格享用。
日本酸奶的商业化始于1894年(明治27年),当时有人将一种名为凝乳的乳制品进行贩卖,以整肠剂为卖点宣传。到二战结束之前,酸奶在日本更多被作为医药品使用,并没有出现在一般家庭的日常饮食中。
1910-1920年代,明治、森永和雪印纷纷创立。创立之初,三巨头以纯牛奶、奶粉等产品为主营,酸奶尚未能进入他们的视野中。
1605084090345488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topics.foodpeptide.com
契机来自Calpis。Calpis创始人三岛海云去蒙古访问,长途旅行让身体疲劳不堪。在饮用当地游牧民珍藏的一种白色液体后,身体得到快速恢复。受此启发,三岛海云在1919年推出日本第一款乳酸菌饮料。自此,发酵乳饮料进入日本。
160508409074806800_a700xH.jpg
Calpis于1919年推出的第一款乳酸菌饮料,右边是其创始人三岛海云。图片来源:www.huffingtonpost.jp
历史飞奔,接下来的数十年,日本陷入战争泥淖,乳品工业仅仅作为民生保障,创新发展无从谈起。
1946年,日本开启了重建国家与民生恢复的十年。
日本国民的生活西化始于明治维新,二战后掀起高潮。首先是黄油、奶酪、面包等欧美食品开始在日本流行。学校推行学生餐,也带动起液态乳制品的消费。
相比于牛奶、黄油这些民生食品,大众对酸奶的消费意识还远没有达到推动产业发展的地步。但是,随着西方饮食的逐年渗透,日本民众对于各类乳制品展现出开放心态,酸奶的独特口感和健康形象逐渐吸引了人们关注。
1950年,明治乳业在自社工厂首先开启了酸奶工业化生产。所推出的蜂蜜酸奶「明治ハネーヨーグルト」成为日本酸奶向家庭普及过程中的先驱产品。这个时期,其它乳业公司也逐渐开始生产酸奶。
当时的酸奶中除了甜味剂和香料之外,多加入琼脂等胶凝剂,具有类似果冻的口感。产品在发酵后经过热处理,可以常温保存,采用小玻璃罐包装,更像是零食或餐后甜点。到1953年,东京都内每天酸奶的消费量达到了5万瓶,酸奶在乳制品中崭露头角。
160508409083638900_a700xH.jpg
明治于1950年推出的日本第一款工业化酸奶——蜂蜜酸奶「明治ハネーヨーグルト」。图片来源:topics.foodpeptide.com
1956-1976:经济腾飞时代,保加利亚酸奶一鸣惊人
十年恢复,元气初定。
1956年,日本政府发布《经济白皮书》,宣称:“今后的增长将由现代化来支撑。”为此,日本大量引进欧美先进生产技术与设备,扩大投资,兴建新企,迅速形成电机、电子、汽车、石油化工等六大新兴工业部门,日本国民经济踏上腾飞之路。
得益于制造业的发展,日本酸奶制造技术也在进步。明治公司在1964年开发出酸奶连续发酵装置,1969年开发出能够输送颗粒食品的灌装设备,果肉酸奶得以登台亮相。
在此期间,保加利亚酸奶被明治引入日本,成为推动酸奶在民间消费爆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1960年代后期,明治开始筹备保加利亚式酸奶的开发。东欧高加索山区的长寿现象,以及特征饮食,早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研究焦点。以保加利亚为代表的的东欧国家成为酸奶的神圣发源地。
通过多次实地走访与考察,明治将他们的见闻告诉消费者:在保加利亚,乳制品生产是一个古老的传统,“风不同,水不同,光不同”,才造就出独特的长寿食品。
160508409135269600_a700xH.jpg
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上,备受争议的标志性建筑物——太阳塔“站”在主场馆中心,注视着络绎不绝的游客。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1970年大阪世博会,给了日本国民了解海外世界的一个机会。在保加利亚馆,明治公司的员工第一次品尝到真正的保加利亚酸奶,酸酸的口感,与日本的“甜果冻”式酸奶截然不同,令人触动,印象深刻。
到了1971年,明治在日本正式推出“普通酸奶”「明治プレーンヨーグルト」。尽管日本人对它的怪异味道深感厌恶,担心已经变质。但明治仍然坚持不懈。1973年,在与保加利亚国有乳品公司达成进口酸奶发酵剂的协议之后,明治获得了使用“保加利亚酸奶”冠名的许可,旗下酸奶正式更名为明治保加利亚酸奶。
160508409166966300_a700xH.jpg
明治在1971年推出的首款具有保加利亚风格的普通酸奶。1973年,在获得保加利亚授权后,将“保加利亚”印在了酸奶包装的正面,并成为明治酸奶的一个特征标志沿袭至今。图片来源:note.com
160508409217937700_a700xH.jpg
明治在2012年底,为纪念首款保加利亚纯酸奶问世四十年,推出的纪念款酸奶。图片来源:amazon.jp
不只是明治,雪印在此期间也紧跟流行趋势。他们在1969年推出第一款带有果肉的酸奶,风靡一时。产品口感与一般的果味酸奶截然不同,真实的果肉嚼在口中,带来十足的满足感。雪印还请到当时玉女偶像岡崎友紀作为代言人,是日本昭和时代向往洋风的一个缩影,直到现在还被老一辈人所怀念。
1605084092684846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ameblo.jp
1972年,雪印率先推出采用屋顶包装的纯原味酸奶。与传统的圆杯相比,屋顶包具有更挺拔的身姿,视觉效果更佳;而与瓶子包装相比,它又更便于饮用,撕开顶角,稍稍倾斜即可入口,而不必像瓶装酸奶需要仰起脖子才能喝到。
此外,这款产品中的菌株均来源于北海道当地,是雪印作为北海道企业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一次尝试。这也成为日后雪印酸奶的一大特色。
160508409325382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雪印公司官网
1976-1990:个性化消费时代,益生菌株研究夯实品牌竞争力
1975年中东石油危机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经历过60年代“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高增长繁荣后,日本经济增速在70年代中期后换挡,GDP增速从60年代的平均10.4%下降至1975~1984年的平均4.1%(以2010年不变价格计算)。如果将60年代视为日本国民小康普及的年代,这个时期则是向着富裕稳步前进的阶段。
从消费层面看,开始由大众消费向个性消费演化,呈现出个性化、多元化、高端化、品牌化的趋势。一系列在基础款上注重更高层次需求,如包装设计、健康价值的产品应运而生。
乳业公司们显然从保加利亚酸奶中看到了巨大的消费潜力,一方面积极开拓多样化的菌株来源,另一方面将保加利亚概念延伸到各个品类当中。
1969年,森永在健康婴儿肠道中发现一种具有特殊耐受性的细菌,遂命名为BB536,开启对双歧杆菌的研究。1977年,森永发售首款加入双歧杆菌的乳酸菌饮料,引起市场轰动。森永乳业内部受到鼓舞,认为双歧杆菌在产品开发方面应当具有更多的应用。当时开发的难点在于双歧杆菌为厌氧菌,会利用乳酸代谢产生醋酸,在保质期间内如何维持菌体活性和酸奶风味稳定?
森永公司尝试了多种双歧杆菌与乳酸菌的组合,在保存性与风味之间寻求平衡,同时克服了室温下活菌无法长期保存的技术瓶颈,终于在1978年,推出双歧杆菌酸奶。其中所使用的长双歧杆菌BB536菌株,对它的研究延续至今,成为世界上研究最透彻的益生菌株之一。1986年,1989年和1994年,森永将BB536的生产方法分别向法国、瑞典和德国进行技术输出,拉开90年代向海外扩张的大幕。
1605084093629428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日本雅虎
另一位乳业巨头雪印,则在1985年推出由嗜热链球菌、嗜酸乳杆菌和双歧杆菌混合发酵的酸奶。该款酸奶于1997年被认证为特定保健用食品。
1980年代,明治公司将与保加利亚合作研究乳品微生物上升到了公司战略层面,随后数年,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酸奶菌株的产品相继问世,进一步巩固了在日本酸奶市场中的领军地位。在产品包装上,明治一方面与时俱进,紧跟时尚潮流,另一方面充分考虑产品特性和消费者需求,设计了多款新包装。
从屋顶纸盒,到业界首创、方便倒取浓稠酸奶的全开口塑料盒,再到附带折叠小勺,方便添加果粒酸奶的独立小塑料杯,明治以满足消费体验作为最终目标,始终走在业界创新的前沿。包装创新也带动了产品销量的增长,各大卖场逐渐开始设立酸奶专卖区。
酸奶的形式逐步多样化,不仅有冻酸奶、果肉酸奶等常规的衍生产品,还有酸奶芭菲、酸奶可丽饼、酸奶慕斯等多种甜点。
1980年,Luna乳业推出一款名为「のむヨーグルト」的饮用型酸奶。1987年又推出甜点型酸奶「プリンヨーグルト」。
1986年,雪印发布日本市场上价格最亲民的产品「ヨーグルト牧場の朝」。名字采用日本小学生人人必学的儿歌「牧場の朝」,纸质包装上印有不同图案,孩子们可以将其制成精美的手工制品。
1605084093936507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日本雅虎
在三大巨头的带动下,日本其它乳业公司也纷纷投身酸奶市场。
1969年,格力高发售了初款健康酸奶,并于1979年革新包装,使用具有代表性的酸奶娃娃图案作为产品包装。1982年,Ohayo乳业发售了第一款多果味乳酸菌饮料,并于1983年向澳大利亚企业进行了技术输出。1984年,小岩井乳业发售了第一款酸奶,该产品使用100%生乳,采用业界独家的发酵工艺,将常用于乳酸菌饮料的前发酵技术应用于纯酸奶,使得产品口感格外滑润适口。
1990-2010:国民消费理性回归,酸奶创新百花齐放
1985年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一般被视为日本经济萧条的肇始。1989年年中,日本央行开始加息。1990年,政府推出打击地价泡沫的调控政策。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袭来,日本经济雪上加霜,最终停下飞奔了30余年的脚步。
这一时期,居民收入增长迟缓,国民消费逐渐回归理性,地方传统文化崛起,主流文化开始倡导日式的简约和审美。
此时,酸奶的健康与美味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人们在压缩非理性、非必要开销的同时,对于能够带来健康与满足感的酸奶却依然痴心不改。
经过60-80年代的积累,各大乳企逐步完善了产品线,技术工艺趋于成熟,消费市场趋向理性。这一时期,是日本酸奶百花齐放,突飞猛进的20年。从创新方向上,我们可以大致梳理出2条主线:
1、加快对益生菌株和其他功能成分的研究
1993年,明治将沿用已久的保加利亚酸奶菌株更换为LB81,该菌株具有更优秀的整肠效果。1996年,保加利亚酸奶获得酸奶领域第一款特定保健用食品认证。经过数代更迭,明治保加利亚酸奶作为无添加酸奶的代表,始终在日本酸奶市场中占有重要地位。产品包装从纸盒到塑料盒,发酵方法发展到低温低氧工艺,保证菌株活力与发酵充分。
1998年,明治研究人员从公司保存的2500多种菌株中挑选出具有最佳整肠效果的菌株——LG21。2000年,采用LG21菌株发酵的酸奶「明治プロビオヨーグルトLG21」正式发售。在当时,这是首款作为日常食品支持人体健康的产品,发售之后引起巨大轰动,也开创了一个全新市场。继LG21之后,R-1、LB81、PA-3等具有不同保健功能的菌株相继面世。多种附加健康价值的酸奶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引领了健康食品的风潮。
160508409450023200_a700xH.jpg
明治旗下以LG21为核心菌株的酸奶产品已经形成庞大的家族。自2000年3月首款酸奶问世,到2017年6月,累计销量超过70亿盒。平均每个日本人每年食用近4盒。图片来源:明治公司官网
1996年,明治率先响应政府颁布的Food for Specified Health Use(FOSHU,特定健康食品法案),在包装标签上进行功能标示,将包装酸奶带入功能时代。这也是明治酸奶得以继续保持领先地位的重要原因。
七八十年代BB536的辉煌没有让森永居功自傲,他们对菌株的功效研究持续开展,终于在1996年,双歧杆菌普通酸奶「森永ビヒダスヨーグルト」获得“特定保健用食品”许可。2001年,圆杯装酸奶获得特保食品认证。
16050840951436200_a700xH.jpg
1996年,森永双歧杆菌普通酸奶获得“特定保健用食品”许可。图片来源:oshihaku.jp
2007年,BB536菌株获得了美国GRAS(一般公认安全)认证。2019年7月,值BB536开发50周年之际,该菌株被美国FDA允许用于安全等级最高的婴儿配方食品中,这是对森永益生菌研究实力和历史地位的最好肯定。以BB536为发端,森永日后相继研发出短双歧杆菌A1,婴儿双歧杆菌M-63,在日本益生菌研究领域树立起自己的旗帜。
160508409528968300_a700xH.jpg
素材来源:维基百科
2、在食材与风味上和洋相融,创造独具特色的日式酸奶
对酸奶这个舶来品进行本土化改造,并不是日本乳企的专利,但他们无疑做得更加出色,游刃有余。森永旗下著名的芦荟酸奶可以作为日式酸奶的一个典范。
在乳源、菌株基本固化,工艺相近的基础上,如何让产品更有特色,引入特征食材就成为差异化的关键。
1990年代,森永着力寻找“口感具有特点,且对健康有益的素材”。除去椰果之外,研发团队先后尝试了魔芋、木薯、生姜等各种食材,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芦荟。芦荟自古就被人们用作烫伤药和胃肠药;芦荟提取物则被用在化妆品中。但芦荟叶口感苦涩,不适合作为食材。开发人员提出将芦荟叶肉添加在酸奶中。芦荟叶肉质地水润、口感弹性,无色无味,外观晶莹透明,与酸奶的健康形象十分契合。
1605084095628334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banner-hiroba.com
1994年,「森永アロエヨーグルト」正式发售。一开始,芦荟苦涩的印象让消费者望而却步,但品尝之后,苦味很好地融入到酸奶中,清香的感觉让产品与众不同,一时间好评如潮,口口相传。
之后,芦荟酸奶开启了它的逆袭之旅:1995年日平均销量达到10万盒,1996年获得巴黎国际食品博览会金奖,1997年获得日本食粮新闻社优秀产品奖。2008年,已改良至第7代的芦荟酸奶获得MONDE SELECTION(世界品质评鉴大会)金奖。2017年,在美国西部天然产品博览会上亮相,打入北美市场。2019年,芦荟酸奶问世25周年,经过16代更迭后,产品宣称语从最初的“保护肌肤与身体”变为“给身体以芦荟之力”,包装仍是满眼绿色,向世人宣告产品历久弥新,永葆活力。
160508409572245300_a700xH.jpg
森永芦荟酸奶发展史。图片来源:aloe.ne.jp
抹茶、板栗、红豆、红薯、年糕……日式饮食中的每一款传统食材都可以让酸奶充满和风。
秋天的味道尤其令日本人青睐。明治的栗子酸奶「明治和匠ヨーグルト 和栗あずき」,以及达能日本的柿子酸奶「ダノン 和Selection ほうじ茶風味 柿果肉入り」堪称和风佳品。前者以甜红豆粒打底,上面浇铸栗子味酸奶,制成双层混合风味的和风甜点。后者突出柿子果肉味道,黑色背景映衬出橙红色柿子果的香甜,一种尽显奢华的秋韵呼之欲出。
1605084096138122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kyodonewsprwire.jp
1605084096448820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达能日本官网
注重产品细节,体现人性化设计,这也是日式酸奶的重要特征。
2011年,森永与东洋铝业合作开发了不沾酸奶的杯盖。众所周知,荷叶能防水并保持干燥和清洁,杯盖材质采用了一种被称为TOYAL LOTUS 的仿生技术,模仿“荷叶表面不沾水”的原理,通过无数个肉眼无法观察的凸凹构造,使水、酸奶、甚至油脂都无法附着。最初,这种神奇杯盖先在森永芦荟酸奶的季节限定款中试用。看到效果被消费者认可,遂扩展到其他几类产品中。
1605084097181103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bifidus.jp
除了菌株研究和突出日式特点,日本乳企也在此期间尝试开拓新的酸奶销售渠道。森永在90年代初推出到家配送业务后,不断开发与之配套的产品,让直送成为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有力手段。
1991年,森永推出专用于配送到家业务的乳酸菌饮料「森永カルダス」。2006年发售强化铁质的「ラクトフェリンFe」,2013年推出「カラダ強くするヨーグルト」,添加5%双歧杆菌与乳铁蛋白。
160508409723636600_a700xH.jpg
森永于1991年推出配送到家业务专用的乳酸菌饮料「森永カルダス」,在2001年获得特保食品许可。图片来源:doshin-apple-news.jp
2010-2020:老龄化与低欲望社会,酸奶市场格局趋稳,功能产品大放异彩
2010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除了经济乏力,日本的老龄化问题也相当严峻, 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23%。日本人类发展指数(人均GDP+教育+医疗)从泡沫经济前的世界第一掉落至2007年的世界第十七。老龄化加速,消费信心大减,日本进入了低欲望社会。
10年间,日本酸奶产业实现了平稳增长。占比最大的两个细分品类——勺吃型酸奶和饮用型酸奶,在2016年的销售额达到顶峰,合计接近4800亿日元。低温乳酸菌饮料和常温型乳酸饮料则在400-600亿日元区间浮动。就整个发酵乳市场而言,贡献最大的无疑是饮用型酸奶。
160508409766145800_a700xH.jpg
2011-2019年,日本发酵乳市场中主要细分品类的销售额增长图。图片来源:prtimes.jp
在经过90年代与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厚积薄发之后,酸奶市场日渐饱和,各大乳企的竞争进入平稳期,市场份额起伏不大。尽管仍然有令人惊叹的爆品不时涌现,但难以改变整体市场格局。
仅看2013-2018年这6年的数据,明治、养乐多和雪印都有小幅上升,而森永、达能份额微降。TOP5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160508409784511300_a700xH.jpg
日本酸奶企业市场份额变化图,数据来源:kknews.cc/finance/bmb6ge6.html
在过去20年,对于益生菌株的研究积淀,此时开始以功能型酸奶的形式呈现。不仅仅是针对中老年群体的三高困扰,而是面向普通大众日常生活中的各类健康问题,都有相应的产品解决方案。
从森永的Triple Attack控“三高”酸奶,到雪印减少内脏脂肪的酸奶,再到明治的PA-3防痛风酸奶,几乎每一款都能引发日本社会的巨大关注。Foodaily对它们也给予了详细报道(详见《首款降三高酸奶:突破整肠局限,靠“功能+”破圈抢生意!》、《世界首款降尿酸功效酸奶,56亿乳酸菌助力痛风退散│Reader’s Choice》)。
16050840988025300_a700xH.jpg
2015年,明治推出PA-3降尿酸功能酸奶。图片来源:日本乐天
160508409858095400_a700xH.jpg
2018年3月,森永发布Triple Attack酸奶,直击现代人饮食之痛。图片来源:youtube
这里特别提一下雪印的SP菌株功能酸奶。2015年,雪印乳业发布首款机能性表示酸奶「恵megumi ガセリ菌SP株ヨーグルト」,该产品瞄准现代生活中脂肪堆积,啤酒肚明显的中老年人群。能够有效降低成人体腹部内脏脂肪的面积,同时还能促进接种疫苗后抗体的产生,提升人体对流感的抵抗力。
拥有近20年的漫长研究和大量临床实验作为背书,SP菌株对于体脂肪的代谢作用通过一款酸奶被世人所知。2018年这款产品又被认定为特定保健用食品。同年斩获日本营养食粮学会创新技术奖,2020年3月再次荣获权威度更高的食粮新闻社“新技术│食品开发奖”。
1605084098816400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雪印公司官网
今年年初,雪印推出日本市场上第一款具有特殊功能FFC声明的酸奶,产品中含有10亿个瑞士乳杆菌(Lactobacillus helveticus)SBT2171菌株,有助于缓解因过敏产生的眼部和鼻部不适。据称连续饮用12周就可以减少喷嚏和不适症状,有效改善日常生活质量。
1605084099266062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雪印公司官网
三巨头之外,中小乳企也将功能酸奶作为逐鹿市场的重要手段。OHAYO乳业在2009年推出一款有助于预防花粉过敏的酸奶,L-55菌株成为关键成分。2018年又推出加入罗伊氏乳杆菌酸奶,旨在“改善口腔内菌群,保护牙龈健康”。
除了针对生活性疾病,美容护肤、强健筋骨、营养强化,也成为功能酸奶的热门诉求。
高桥乳业(takanashi)2019年推出一款含鼠李糖乳杆菌的功能酸奶,产品可以缓解皮肤干燥,从内部滋润皮肤。配方中含有的玫瑰提取物能够使唇齿留香。
1605084099558444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高桥乳业官网
达能针对60岁以上老年人开发的Densia壮骨酸奶,含有丰富的钙质和维生素D,蛋白含量高达9%,无添加糖。
1605084099845507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达能日本官网
十年结果,日本酸奶功能诉求已经深入到人体各个系统,其中以预防生活性疾病为最主要诉求,此类产品占全部功能性酸奶的40%。维持脑部健康、改善现代人紧张生活(消除疲劳、睡眠改善、缓解压力、放松身心、增强集中力)成为功能酸奶未来的第一大趋势。降脂、降糖、通便、整肠型产品紧随其后。针对老年人群的健骨、关节健康型产品,随着老年群体占比日趋庞大,而有着巨大市场。2018年,此类诉求产品的销售额即高达660亿日元。
160508410016589600_a700xH.jpg
素材来源:kknews.cc/finance/bmb6ge6.html
希腊酸奶在这个时期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森永在2011年9月推出日本第一款希腊酸奶「濃密ギリシャヨーグルト パルテノ」。产品完全继承了希腊酸奶的浓稠特点,据说将汤匙插入其中,杯体倒置,勺子也不会掉下。光滑的奶油质感,超高蛋白含量,搭配蜂蜜的贴心设计,产品名称和杯身设计上典型的希腊元素,都让这款产品在当时十分抢眼。
1605084100400455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日本乐天
此后,达能日本推出oikos,永旺推出自有品牌PB希腊酸奶,在日本掀起高蛋白型酸奶的热潮。
2018年9月,明治终于进军希腊酸奶,发布「ザ グリーク ヨーグルト」,包含原味、混合水果及蓝莓果酱三种口味。尽管比同行们晚来数年,但明治耕耘希腊酸奶市场的信心满满。
在发布会现场,一如30多年前与保加利亚政府开展无间合作相仿,此次邀请希腊驻日大使亲临现场,向外界表明明治希腊酸奶的官方背景与正统地位。在此之前,明治已在8月初日本全国营养周期间对国民进行一轮普及宣传,积极树立希腊酸奶领军者的形象。
160508410066594300_a700xH.jpg
2018年,明治推出的首款希腊酸奶。图片来源:日本雅虎
160508410074828200_a700xH.jpg
2018年9月9日,希腊驻日本大使卡斯·卡拉索利斯与明治社长川村一夫共同出席“明治希腊酸奶”新品发布会。图片来源:ssnp.co.jp
最后提一下火遍全球的植物基酸奶。日本的植物基酸奶主要以米、酒粕、大豆等食材为基底,配合来源于传统渍物、味增、纳豆等食品的植物性乳酸菌发酵。其中,以大豆为基底发酵的产品由于富含大豆异黄酮和膳食纤维,不含胆固醇而备受瞩目。
近年来,植物基蛋白来源扩大到坚果,扁桃仁发酵酸奶也现身市场。据富士经济今年2月所做的市场调查,2019年日本植物基酸奶市场份额与2018年相比增长3.8%,为27亿日元;2024年将增至33亿日元。
Pokka Sapporo(百佳)是日本大豆基植物酸奶中的代表。2018年,百佳推出SOYBIO品牌,主打健康美容,产品一经上市就在30-40年龄段女性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它最大的卖点在于富含异黄酮和膳食纤维,低脂零胆固醇。有助于预防癌症、骨质疏松、代谢综合症、更年期综合症等。整个百佳公司的大豆酸奶销售额2019年达到20亿日元,占全日本豆酸奶市场份额50%以上。
16050841018347000_a700xH.jpg
图片来源:Pokka Sapporo官网
小结
日本酸奶历经百年坎坷,仍然取得今天的成就,令人深思不已。
在日本这里,我们没有看到如美国酸奶市场那样新锐辈出,新老迭代的局面,看到的是几家巨头企业各自耕耘,在暗自较量中推动酸奶产业的整体水平。
我们也没有看到大众饮食潮流对于产业走向的根本性影响,看到的是企业对于消费诉求的深刻洞察,对基础研究的坚持不懈,对匠心精神的反复诠释。
日本酸奶的发展中,始终贯穿2个关键词:本土化与个性化。日本独特的地形、资源,以及近现代历史轨迹铸成的民族危机意识,都使得本土上的东西被格外看重,包括农副产品,饮食文化以及屡屡被世人称道的工匠精神。酸奶也不例外,从传统食材,风味口感,到功能诉求,包装风格。欧美传入的只是概念,日本食企将它们彻底改造成日本造、日本货。
然而,全球化浪潮又无时不在影响着日本人,特别是年轻一代。零脂肪、低糖、高蛋白、运动型、植物基,这些来自欧美的潮流在一点一滴改变着日本酸奶的走向。对于个性化的需求体现在对酸奶的功能诉求和食用场景上,反过来促进乳企加大对益生菌株、功能成分、加工工艺、包装材质的研究力度,从而形成每年可观的推新局面。
这也是日本酸奶,或者说整个食品产业得以启发世界,引领亚洲的深层原因。
今日中国,酸奶产业蒸蒸日上,新消费浪潮给行业重整带来契机。无论是增速、资本推动,还是科技助力,很多都已将日本甩在身后。但是,就产业成熟度、品牌竞争力和创新能力而言,我们还有待提升。
中国酸奶产业究竟是怎样一个水平,瓶颈与问题在哪里?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哪些因素是最大的推动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
新闻发布
:
[email protected]
:
未填写
:
未填写
:
未填写

主题3210

帖子3257

积分53168

房产
招聘
交友聚会
有车族
家有爱宠
在日留学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